民族文学创作成为吉林特色

国际新闻 阅读(710)
?

标签主题:王可欣满文小说《春香满语班》和谐宁静地舞蹈;格瓦拉传到祖父的世界

吉林省是一个多民族省份,有49个民族,包括满族、朝鲜族和蒙古族。日前,吉林省作家协会在长春市举办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座谈会。

据吉林省作家协会主席金仁顺介绍,少数民族作家的作品在吉林省的文学发展中一直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出现了许多有代表性的作品。例如,满族作家赵虎的《军帽底下的眼睛》、满族诗人叶丁的长诗《外祖父的天下》、蒙古族作家王世美的长篇小说《铁旋风》、满族作家王旺的长篇小说《格瓦拉传》、满族作家王韩综的《李宗仁归来》、满族作家李沈重的《她从大海那边来》在全省内外都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影响力。

新时期,特别是进入新时期以来,吉林省少数民族创作更加活跃,不断创作出反映时代变化的优秀原创作品,在创作主题、叙事方式、语言风格等方面呈现多元化发展趋势。目前,少数民族作家约占省作家协会2529名成员的13%。韩国诗人南永谦的诗集《关东响马》、韩国作家金仁顺的小说《香港之夜》、满族作家葛芝的散文集《圆融》先后荣获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马奖”。满族作家胡东林的儿童文学小说《春香》荣获全国儿童文学奖。金仁顺的《从容起舞》获得年度人民文学奖,满族作家兄妹王可欣和王建安的《巨虫公园》改编自同名小说获得夏衍优秀电影剧本奖一等奖,葛芝的《纪念我的朋友金枝》获得年度国家文学奖。这些作品风格丰富,笔触细腻,特色鲜明,具有东北地域色彩。它们是吉林文学的一个重要收获,为中国民族文学的百园增光添彩,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前沿景观。

评论员张清华认为,民族作家如何依靠自己的民族文化,使自己的作品超越地域和民族,是一个我们必须思考的问题。大多数用汉语写作的民族作家都处于民族身份和超越民族身份的身份之间的两难境地。从主题的角度来看,他们进退两难。然而,写作可能是巨大的财富或巨大的可能性。从曹雪芹到纳兰性德和老舍,他们不仅支撑了自己的民族文化,而且超越了自己的民族,成为经典作家。

作家夏陆平认为民族地域写作是作家独特的创作资源。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精神家园、童年记忆和生活区域,这些都影响着作家的创作。然而,作为作家成熟的标志,这取决于他如何突破狭隘的国家和地区界限,从更广阔的视角反映自己的生活。

重印请保留此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