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敲打”之下信托改赴ABS盛宴 规模三年增三倍

国内新闻 阅读(1910)

信托渠道业务主管的“魔法咒语”继续收紧。

新京报记者近日从信托公司消息来源了解到,为了落实第六十四条的要求,当地银行和保险监管局已经对信托公司进行了现场检查,包括股东关联交易、渠道业务等。 8月中旬,许多信托公司接受了监管机构关于差异化窗口的指导,并要求控制渠道业务的规模。

事实上,自2016年以来,渠道业务的收缩迫使信托业转型,资产证券化的蓝海已经成为许多公司转型的起点。 据Wind统计,截至9月17日,信托公司今年发行的信贷资产证券化(CLO)项目和企业资产证券化(ABN)项目规模达到7171.0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约30%,比2016年同期增长2.98倍,达到1798.43亿元。

然而,业内人士指出,信托公司在绝大多数资产支持型证券项目中仍然扮演着交易管理的角色,主导力量较低,长期盈利模式不明。 不久前爆发的呈祥案暴露了供应链融资调整不严的问题,也使供应链资产支持型证券业务中的控风难题再次成为一个话题。

为什么是腹肌?

在监管的收紧下,资产支持型证券已经成为一个转型的方向。

首先是窗口指导,然后是现场检查,渠道业务最近经常被“敲竹杠” 然而,许多信托公司的人表示,对渠道业务的监管不是一项新措施,而是更重要的措施。

事实上,自2016年以来,对外包和渠道业务的监管不断收紧,提升主动管理的规模已成为信托公司的转型方向,其中资产支持型业务(ABS business)是一项专注于信托公司布局的创新业务。

资产支持业务也在去年4月登陆的新资产管理条例中获得了“豁免许可证” 根据东方证券实得收获研究小组(Orient securities Solid Harvest Research Team)的分析,资产支持型证券业务不包括在新的资产管理法规中“资产管理产品”的定义中。因此,资产支持型证券不受杠杆和套料相关规定的影响。在非标准资产被动收缩的压力下,资产支持型证券可以成为非标准资产转化为标准资产的一种方式,资产支持型证券市场可能会继续扩张。

目前,信托公司在资产证券化项目中的角色主要是发行载体。 一名信托公司官员表示,信托公司是在银行间市场发行和交易的信贷资产证券化(CLO)和企业资产证券化(ABN)项目的主要发行载体,而证券交易商和基金子公司是在交易所市场发行和交易的主要发行载体。

风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17日,18家信托公司发行了CLO,总规模为5524.54亿元。 健信信托、华能桂成信信托和上海国际信托位列前三名,发行总额分别为1656.97亿元、779.73亿元和728.9亿元。 另一家银行公司交通银行国际信托去年与建新信托并列前两名,今年迄今已发行人民币518.02亿元,排名第四。

ABN起步相对较晚,但浓度没有氯氧化物高。 截至9月17日,发行规模为1646.54亿元,共有32家信托公司参与,约占信托公司总数的一半。 按规模来看,排名前三的公司是华能桂成信信托、华润深圳投资信托和五矿国际信托

哪个最受欢迎?

住房抵押贷款是主要类型,监管规模已经放缓。

从CLO基本资产的类型来看,推动其规模增长的一个重要载体是住房抵押贷款。 据Wind统计,截至9月17日,在2019年发行的5500多亿CLO中,约50%的基础资产为个人住房抵押贷款,约22%为汽车贷款,其余30%为信用卡贷款、企业贷款、不良贷款、消费贷款和租赁资产

住房抵押贷款的封闭贷款规模已经放缓 6月份发行达到510亿元的峰值后,7月份和8月份分别降至368亿元和269亿元。

这与最近住房金融紧缩有关 7月的第一周,中国保监会采访了一些房地产信托业务增长过快、增长过快的信托公司。后来,许多信托公司要么控制了房地产项目的平衡,推迟了项目的启动,要么加强了项目的前期审查。

”在过去两年的交易所资产证券化中,有许多项目涉及房地产资产,主要是因为直接融资的融资成本较低。在房地产融资监管下,后续此类产品将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发行规模将放缓。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奇伟说

平安信托相关官员还认为,由于监管影响,信托房产公司发行资产支持证券的速度预计将放缓。“我们认为,房地产行业以外的市场规模很大,如基础设施,信托公司应调整策略,增加非住房业务的储备。” “

但是,从长远来看,我国住房贷款证券化的程度仍然有所提高空 一位信托公司官员表示,尽管中国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在资产证券化总规模中处于领先地位,但它仅占住房贷款规模的2%左右,而美国在2017年占住房贷款规模的22%,占资产支持证券总规模的89%。

相对而言,如果我国房价能够保持稳定,抵押贷款资产质量能够保持,涉及房地产资产的项目仍会有一定的发展空,这将带动CLO规模的增长。

目前,ABN涉及的基础资产包括租赁债权、应收债权、票据收入、信托受益权、保理债权、受托债权、基础设施费用、公私合营项目债权等。 该信托公司表示,在经济下滑、风险溢价上升、发行成本上升、发行机构的发行意愿可能减弱的情况下,ABN风险面临巨大压力。

它能成为新的利润引擎吗?

信托公司的参与程度较低,长期盈利模式需要澄清。

发行规模与信托公司的收入、发行率以及信托公司在资产支持型证券业务中的作用的重要性有关。

袁继伟介绍说,大多数信托公司在资产支持型证券项目中仍然扮演交易管理角色,在管理相关事务方面的主导力量较小,合作较多。

平安信托官员还告诉《新京报》,信托公司可以通过三种方式参与资产证券化业务:一是作为受托人和发行载体管理机构,二是形成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基础信托受益资产,三是作为承销机构参与资产支持票据业务(一些合格的信托公司)

”因此,信托载体具有法律专属地位,处于商业链的中心,应该发挥核心作用 然而,在良好的发展条件下,信托公司在发展资产证券化业务中面临着一些关键问题和障碍。 例如,该负责人表示,信托公司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最重要的问题是角色通道化。目前,信托公司在客观上发挥的作用有限,如交易的总体安排、结构设计、尽职调查的引导和协调、产品营销等工作一般由证券交易商或银行等主承销商完成。

信托业资产证券化业务的长期盈利模式也不明朗

平安信托负责人还提到,信托公司资产证券化的投资银行业务主要面临角色通道化带来的价格竞争,信托报酬普遍较低,这对维持长期可持续的业务模式提出了挑战。 然而,建立差异化竞争的专业能力和积极管理投资的能力要求更高的投资,因此信托业普遍在探索一种长期可持续的资产证券化业务模式。

然而,信托业资深分析师廖何开表示,资产支持型商业信托公司的参与度和主导度远远高于传统渠道业务,是非标准转换的典型方向。虽然利润水平低于传统方向,但作为市场成熟的发展方向,未来是可以预期的。

一家证券公司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写了一篇文章,指出目前信托公司参与资产证券化的利润很小,无法发挥主导作用,需要拓宽思路。 资产证券化不是简单的金融产品,而是一种金融思维。信托公司可以更深入地参与信托受益权资产证券化的各个方面,如参与基础资产组合、产品设计、产品定价等。

供应链中的资产支持系统是否受到“诚信案例”的影响?

调整不严的问题已经暴露出来,但这在行业中并不常见。

此前就有业内人士提示ABS业务中存在的风控难点。例如底层资产是消费金融贷款,难点是对贷款消费者质量的把握,包括贷前的审查、贷中的监控、贷后的催收;若底层资产是供应链金融资产,则需要对资产的真实性、核心企业的发展进行深入的尽职调查。

今年7月爆发的承兴案,就暴露出供应链融资中资产尽调不严问题。新京报记者从Wind看到,供应链ABS不在少数,例如前海结算2019年度第二期碧桂园供应链应付账款资产支持票据,发行金额4.34亿元,基础资产是应收债权;江铜国际商业保理有限责任公司2019年度第一期首创置业供应链资产支持票据,发行金额1.8亿元,基础资产是票据收益。

应如何看待供应链ABS面临的风险?袁吉伟认为,承兴案是个别案例,不具有普遍性,不影响当前供应链类ABS业务。廖鹤凯也表示,供应链金融规模庞大,承兴案只是大海中的一个浪花,更多反映出金融机构内控问题,不是行业普遍现象。

廖鹤凯同时提醒,承兴案也是行业问题反馈的一个缩影。供应链ABS的风险主要是真实性验证、关联交易的自融行为验证问题、控制资金挪用问题,其他都是市场波动可能造成的风险,比如流动性问题、政策风险等。

(责任编辑:李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