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应是法治理想的“流动运送者”

国内新闻 阅读(732)

律师有责任通过普遍的法律服务在国家和社会之间建立统一的法律价值体系、风险防范体系和纠纷解决体系,从而实现法治理想 最近,中央政府先后发布了三个文件,包括《关于深化律师制度改革的意见》 《从律师和法学专家中公开选拔立法工作者、法官、检察官办法》和《关于推行法律顾问制度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制度的意见》。 通过这些文件,不难发现重塑律师职业职能、充分发挥其国家与社会法治建设的联系的制度设计意图。

中国目前约有27万名律师。过去,我们更加关注如何平衡这一群体的地理分布。同样重要的问题是要实现“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的建设,充分探索律师群体的多重功能。 律师的法律服务不能仅仅停留在诉讼和纠纷解决的层面,也不能仅仅是“社会律师”的职业定位。它还应该成为国家和社会两级以及法律专业团体之间法律知识、价值和技术的“移动载体”。 无论从世界经验还是从当今中国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来看,律师作为一个专门提供法律知识和技能的群体,都有责任通过普遍的法律服务,在国家和社会之间建立统一的法律价值体系、风险防范体系和纠纷解决体系,从而实现法治理想。

律师与立法者、法官、检察官等法律专业群体有着共同的法治理想,坚持共同的职业道德,分享共同的法律知识和技术,有义务通过共同努力实现国家与社会法治的同步、一致和协调。 因此,律师的职能不仅是解决已经发生的纠纷,而且是为风险分析和控制提供高质量的法律服务,防止社会法律问题的发生。律师活动的阶段不应局限于法院和社会领域,而必须作为一种法律人力资本,将立法、司法和行政联系起来,最终通过个人身份的灵活转变,实现不同领域法律知识和技术的统一理解和应用。 新发布的三份文件旨在为这种“流动的身份意识和角色体验”提供基本的制度保障和框架 《关于深化律师制度改革的意见》旨在从完善组织结构的角度进一步提高律师的职业道德和工作能力,为探索律师的复合功能、提高律师的社会地位提供保障。另外两份文件是律师职业分类设计和改革的前奏,以满足我们时代复杂的法律需要,促进国家和社会的法治化。

推动优秀律师进入立法和司法的专业序列,不仅是为了优化自己在立法和司法领域的人才结构,也是为了实现传统立法和司法职业与广大社会的有机联系和自由流动,使法治国家和法治社会的价值观更加相似。 律师来自社会,具有丰富的法律专业经验。优秀者进入立法和司法公共产品的生产过程,不仅有利于消除国家与社会之间的法律观念差距,而且可以更好地提炼法治的社会经验,形成理性的法律产品。 设立公共律师和企业律师的举措直接形成了“社会、政府和国有企业”三元律师团队,进一步促进了律师群体内部的专业分工,并根据不同领域的具体法律需求和特点提供了不同的法律人力资源。 这种分工必将提高法律服务和公共产品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质量,并将把统一的法律制度渗透到不同领域并付诸实践。 更重要的是,“两公”律师群体的出现将牢固树立法律风险防范和全面法律监督的理念,对律师职能的理解将不再停留在事后纠纷处理层面,从而形成“全过程法律风险防范”机制。 "为法律服务的人比为国家服务的人更强大." 重塑和重新发现律师的专业职能,必将提高法治建设的绩效,充分释放人才红利,为中国法治创造新的前景和活力。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