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医融合,从这张纸开始

国内新闻 阅读(662)

新华社广州9月24日电(记者王浩鸣)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全民健身和体育消费推动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号文,以促进“物理医学一体化”,鼓励医院培养和引进运动康复专家,开展运动健康促进指导。

在近年来的许多政策中,物理医学和医学的结合被多次提到。 近日,IEI国际运动处方精英培训班在深圳举行。记者采访了这一领域的许多国内外专家学者。他们认为“运动处方”是连接运动和医疗的关键桥梁。

体育是一个好医生

“生活在于体育”是一个简单的运动健康概念,已经存在了数百年。近年来,严谨的学术研究越来越多地验证了医学和体育领域的“体育是一名好医生”的说法。

1992年,美国心脏协会宣布,体力活动不足是心脏病的主要因素,进一步的研究表明,体力活动水平与全因死亡率之间存在相关性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术研究发现,许多慢性病,包括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肿瘤,都与缺乏运动或锻炼有关。

在我国,历时30年的着名“大庆研究”发现,包括运动干预在内的生活方式干预显着降低了糖尿病、糖尿病并发症、心血管疾病风险和糖耐量受损患者的发病率。 这再次证明生活方式的长期改善是可以实现的,具有很高的成本效益和临床价值。

美国运动医学协会前主席、印第安纳大学教授詹姆斯斯金纳说:“对于许多慢性病来说,合理的运动是最好的药物。” “处方桥梁”锻炼是一个好医生,但是每个人在锻炼前都会面临这样一系列的问号。我们应该进行什么样的锻炼?每次需要多长时间?它有多强?多久一次?在什么情况下应该停止或调整?

对于健康人来说,这可能不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但是对于一些慢性病患者,如高血压、心脏病和糖尿病,如果没有科学的锻炼指导,他们很容易面临风险。

运动处方可以准确回答这些问题,并根据每个人的不同体质和疾病状况制定精确的运动指导方案。

事实上,运动处方的概念最早诞生于美国,已经应用和发展了半个多世纪。 简而言之,运动处方是由专业医生和运动指导者根据患者的具体身体健康状况,指导运动的频率、强度、时间、方式、运动量、安全注意事项等内容,从而帮助患者提高健康水平,通过运动防治疾病。

“运动处方”只是整合物理医学的桥梁,连接医疗机构和健身机构,医生和健身教练

事实上,在我国的一些地方,运动处方与药物的整合已经进入实际应用阶段。

2017年,国家体育总局医学研究所体育医院运动处方诊所开业咨询。目前,针对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慢病患者制定了一套个性化的运动处方。 北京医院内分泌科糖尿病健康管理门诊将于2019年初开业,实施糖尿病患者的运动指导。

2019年初,深圳市卫生委员会、深圳市文化广播电影旅游体育局和深圳市教育局联合发布《关于实施体医融合行动计划的通知》启动运动处方培训试点项目,组织全市体育教师参加与运动医学等相关的专业培训。促进体育和医疗服务的一体化。

有待解决的瓶颈

业内许多专家认为,在中国,运动处方已经从零开始取得突破,但其发展也面临许多亟待解决的瓶颈。

首先是缺乏天赋 “医疗健身”的概念在中国方兴未艾,但在美国却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 在美国,目前超过80%的医疗健身中心游客是由医生转诊的。 然而,在中国,很少有医生和健身教练了解运动处方系统并能开具运动处方。

北京体育大学教授、本次培训的主要讲师之一王正真表示,发放运动处方需要一系列准备步骤,如健康信息筛查、体检、运动风险评估、体质测试和评估。处方下发后,还需要实施过程监控、实施效果评价、运动处方调整修订等一系列后续步骤,以确保处方的科学性和有效性。

因此,无论是医生还是健身教练,运动处方培训都成为重中之重。 以本培训课程为例。培训课程由IEI国际体育健康研究所赞助,奥美健康集团主办。大约70%的学生来自医疗系统。此外,还有许多健身机构、卫生管理机构和养老机构的经营者和专业服务人员。

奥美健康董事长徐俊华及其团队与美国体育医学会等组织合作,将运动处方相关课程引入中国,离线举办培训课程,为学生提供运动处方软件和小程序,并开发相应的在线课程和考试平台。

“经过培训,医生、健身教练和卫生管理人员在为慢性病患者制定和实施运动处方的过程中确定了分工。医生负责疾病诊断、合理用药、运动禁忌症判断、运动推荐和运动中的特殊预防措施。健身指导人员根据医生提供的医疗信息,制定并实施健身测试方案和运动处方,实现物理医学的真正融合。这是国外的一个成功模式。 ”王正真说道

业内专家表示,目前制约医疗健康发展的另一个现实困境是,中国的医生,尤其是3A医院的医生普遍超负荷工作。如果增加更多的运动处方和其他工作,医生将不得不通过许多环节,如培训和资格认证,使这个群体不堪重负。

如何给予医务人员和医疗机构合理的激励也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目前,除了少数地区和个体医疗机构将“体能测试”和“运动处方”纳入收费项目外,绝大多数地区仍然没有运动处方的合法收费项目。即使医生有能力开运动处方,他们也会面临“从未知中学习”的尴尬

每张运动处方都应该有严格的科学研究支持,就像新药上市前需要经过许多临床试验一样。只有当明确的研究结果表明某项运动能够在确保安全的同时有益于患者时,它才能应用于实践。

因此,没有物理医学在科学研究中的整合,就不会有物理医学在应用中的整合。 目前,我们正在应用更多的国外研究成果,期待更多适合中国人的体育医学研究成果。 对体育研究者来说,一线临床数据很难获得,而对医学研究者来说,体育是一个“局部”甚至被忽视的研究方向。

“无论是学术研究还是实践,都可能需要我国政府从顶层设计和政策层面解决,无论是体育部门还是医疗机构,都应该以开放的心态面对整合。 ”王正真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