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0鼠疫:吃野味致6万人死亡,愚民抽鸦片治病,隔离东北4月扑灭

国内新闻 阅读(1905)

1910的秋天足以打动整个中国东北三省。那年10月25日爆发的疫情被称为20世纪中国最严重的瘟疫。瘟疫蔓延到了整个东北三省。在短短的六个月时间里,它不仅夺去了6万多人的生命,而且严重影响了全中国人民的社会生活。

鼠疫从满洲里开始,在短短10多天内蔓延到北满中心的哈尔滨。从那以后,疫情一直在肆虐,不仅席卷了东北平原,还席卷了河北、山东等地。患有更严重疾病的人通常会被他们的家人杀死,感染这种疾病的人死后身体会变黑,所以他们也被称为“黑死病”。执行任务的士兵和警察也相继死亡。中国东北地区的鼠疫不仅造成了当时大量的人死亡,而且给人们的生存带来了严重的压力,给整个经济生活带来了恐慌。这次严重爆发的原因是一种小型野生动物。

所谓的土拨鼠实际上是一种“土拨鼠”

在那些日子里,人们因为高额的经济利益而大量捕杀野生动物土拨鼠。这种动物从九月中旬到五月处于休眠状态。因为它的皮毛经过加工后相当精致,据说国际市场的需求超过了利润。中国和俄罗斯的商人和一些官员私下雇佣中国工人大量捕杀这种野生动物。1910年夏天,有超过名水獭猎人。

而且因为“直到秋天,水獭的皮毛既肥又厚”,“所以在九月,旱獭是所有狩猎动物中最有益的猎物”。然而,那年生病的土拨鼠感染了一种流行病,“这只生病的动物一瘸一拐地走着,它的腋窝肿了起来,它从洞穴出来后被其他动物吃掉了。如果人们触摸它,他们会被感染并死亡。”

关于最初的传播途径有很多猜测,有人认为是通过接触传播的,有人认为是可以食用的。但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大量的猎人和土拨鼠进食者由于与土拨鼠接触而极易受到感染。

这种流行病后来被确认为肺鼠疫。

鼠疫在1910年东北三省爆发后迅速发展。那时,人们处于恐慌状态。谣言四起,这对社会稳定和防疫极为不利。从谣言的来源来看,它们基本上是来自人民,但传播谣言的目的是不同的。

有些人散布谣言来发泄他们对政府防疫措施的不满。有记录表明,满洲“散布了关于中俄战争的谣言”。换句话说,瘟疫是俄罗斯人的“生物武器”。由于疫情在长春蔓延,“他们互相告知鸦片可以避免瘟疫,所以普通的黑人拍手庆祝,认为这一天的命运已经结束,并把它吞了下去。”由于缺乏信息,我们很难判断这种谣言是否源于当时的“有意”商人,但这件事值得怀疑。

但当时许多人缺乏科学精神,一个接一个地吸鸦片,这使得许多人对难以戒掉的毒品上瘾。真是太遗憾了。

铁岭不乏失去国家财富的商人。“人们普遍认为,四扇门将被关闭,外国行人或车辆不得进入这座城市。城市内外的商人和家庭都在争夺柴火以防危险。结果,每百包玉米秸秆的价格上涨到了1.56元,红粮上涨到了5200元,豆类上涨到了7300元。根据广为流传的闭关锁国的理由,商人是由于商业萧条。因此,这种谣言的传播是为了让生意兴隆。”

当时,政府和商会看到这一点,当然不会无所事事。他们采取了一些措施来控制谣言,禁止人们散布谣言和制造麻烦。首先,政府派遣军队保卫这座城市。铁岭商会也发表了一篇由总理韩军向公众发表的演讲,回应行人和手推车不被允许进入城市的谣言。此外,统一指挥,违者严惩。这些措施有效地遏制了谣言的传播

在没有疫苗、没有抗生素、没有广泛使用抗鼠疫血清的年代,连德武作出了一个大胆而明智的决定:隔离和火化整个城市,甚至整个东北。孤立是不容易的,因为当时俄罗斯和日本控制着中国东北的主要铁路,两国不得不同意切断铁路。为此,连德吴积极与俄罗斯沟通,“要求俄罗斯停止售票,并切断附近所有车站的交通。”

清政府还采纳了连德武的建议,即“尽快组织哈尔滨与俄罗斯、奉天与日本联合起来,齐心协力进行捐赠,消除疑虑,使这种流行性病毒得以早日消灭”。当地政府立即与俄罗斯和日本就防疫措施进行了谈判。仅仅几天时间,中国东北的交通就被切断了。火化尸体更违背了当时中国人的埋葬传统。它在《东三省疫情报告》被记录如下:“我们国家的人民非常重视死亡。尸体的保存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然而,为了结束疫情,连德吴愿意承担这一“大打击”,并向清政府报告。派遣后四十八小时,清政府批准哈尔滨火葬。

与此同时,他还设计了一种“吴口罩”,在中国首次用于预防传染病。

经过隔离和火葬等多种措施,瘟疫终于在4个月后被成功消灭了!这场防疫战争的胜利,离不开连德吴的博学和迅速果断的防疫措施。

这场战斗使连德吴被认为是当时亚洲第一个预防和控制鼠疫的人。后来,连德吴致力于传染病的研究。1935年,他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医学奖。不幸的是,直到50年后,当连德吴已经去世时,这一消息才被宣布。

这场1910年的瘟疫有许多“完美的感觉”。我不知道观众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