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怪宋江了?梁山的最好出路只有招安,除此之外都是死路一条

教育要闻 阅读(934)
?舔狗一样义无反顾的求着招安,而在招安过程中宋江之奴颜婢膝,阿谀谄媚的样子实在是让人作呕,很难解释精通权术的宋江为什么一遇到朝廷相关话题就像失了智,虽然最后求锤得锤梁山受了朝廷招安吃上了公家饭,但两头不讨好,朝廷也没把你们这些草寇当自己人看待,当狗的结果就是打方腊,梁山好汉十损七八,宋江最后也落得被毒死的下场,自取死路!

  

  一场轰轰烈烈的好汉大聚义最后落得这么个下场,难怪大家对宋江咬牙切齿,有个段子就是因为演宋江实在是太传神,李雪健老师之后都不敢回山东老家(李老师是山东菏泽人,哈哈),因为老家群众们对李老师把好汉们带沟里这件事儿表示万分愤怒,不少人甚至表示要揍他,从侧面上也看出来后期的宋江有多招人恨。

  但我们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后不可否认,在招安这件事上,宋江做的是正确的,英明的,甚至可以说是好汉们的唯一出路。

  

  咱们看看梁山的势力构成:一部分是晁盖时期的老弟兄,宋江带了一些人入伙,其他山头的土匪慕名投奔以及历次反抗朝廷围剿过程中吸纳的降将。您可别小看了这些降将,人家可是有着很高的话语权和地位,首先牢牢占据天罡星的位置(随便一说就有关胜、呼延灼、董平、张清、索超、徐宁等);他们还是梁山少有的马战选手(梁山好汉们虽然多,但大部分都是步将或马战水平稀松平常,朝廷降将们极大的充实了梁山的军事能力),降将们在投降前起码在朝廷军方也有一定的名声和地位,比起小吏出身的宋江,当教书先生的吴用,其他剪径的毛贼们不知道高贵到哪里去,所以宋江对这些人是既拉拢又防备,这些爷可是梁山战力金字塔的尖尖啊!

  

  所以人家的想法不得不考虑,什么想法?招安呗!你宋江当初劝我上山的时候就信誓旦旦说什么起义是逼不得已,肯定接受朝廷招安,现在上了贼船了想反悔?老子抛弃了名声、财产和祖宗的脸面不是来这里当强盗,更何况人家不是享受过荣华富贵,梁山这些大秤分金银,大碗吃酒肉的Low逼行为对李逵很有吸引力,但人家未必看得上。之所以投降还不是打输了不好向朝廷交代,与其如此不如暂时加入,等招安了再重新入编。所以咱们别看梁山在打退朝廷围剿中取得如此辉煌的战绩,降将们心里未必乐意,所以这才是为什么宋江即使是冒着好汉们的白眼也要一遍遍强调招安的意义,给降将们吃定心丸:咱们梁山,招安招定了!

  再次,宋江对梁山的现状有着很清醒的认识,真要像有些好汉说的当一辈子土匪,恐怕一大半的降将们就不同意,其次随着年龄的增大,战场上的不确定性随时可能造成梁山的武力减员,战力下降的梁山是什么后果咱们不用多说,所以宋江想的是在梁山的黄金年龄尽快敲定招安大事。退一步说就算是真当一辈子强盗,就梁山这伙不事生产靠抢掠的生产模式完全是涸泽而渔,抢无可抢了又该怎么办?所以一定要招安。

  而且咱们别看水浒好汉们一说起招安就好似吃了苍蝇屎一般坚决反对,其实真正反对招安的没几个,或者说,他们反对的不是招安,而是“这种”招安。

  

  鲁智深武松反对招安并不代表他们不愿意为朝廷卖命,而是他们这朝廷已经黑透了, 件谈不成,就别指望投降。

件谁肯投降!”既然想让我们给朝廷当狗,朝廷自然也要有所表示,所以好汉们不反对招安的总体方针,但对招安的方式有要求:让我们体体面面的进体制,不准看不起。

  但朝廷偏偏就是看不起,这几次招安过程中,盗御酒、除宋江真是在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这些草包们被梁山暴揍了这么多次还把好汉们当成是普通的草寇,求爱的屌丝,这样粗暴而无礼的模式自然招致了众多好汉的反对,等到梁山再把童贯高俅暴捶了几次后,朝廷老老实实的宣布宽恕好汉们的罪行,大家伙一起接受朝廷改编,梁山好汉们大大小小,俱自欢喜。

  

  为什么欢喜?我们不是土匪了,我们是正宗的朝廷有编人士,是吃皇粮的,是当官的!

  那么好汉们对做官排斥么?非但不排斥,其实很喜欢。首先来看看三阮,在征讨方腊中阮小二战死,宋江在帐中烦恼,还是阮小五和阮小七前来劝解:“我哥哥今日为国家大事折了性命,也强似在梁山泊埋没了名目。”阮氏三兄弟可是最早上梁山的老骨干(算是老土匪了),他们从智劫生辰纲开始就是桀骜不驯的人物,但也知道知道做贼是埋没了自己的英名,当官为国家卖命比在水泊里当盗贼要光荣!再看看阮氏三雄在石碣村对抗官军时唱的歌:“打鱼一世蓼儿洼,不种青苗不种麻。酷吏赃官都杀尽,忠心报答赵官家。”可见三阮虽然做了强盗,但对昏庸的宋徽宗仍有效忠之心,他们并不反对招安,更不反对做官。

  

  您如果说三阮不够有代表性,咱们再看看李逵。这货可是天天喊着要杀进东京,夺了鸟位,叛逆精神最强的一位,可是铁牛对做官可不排斥,咱们看看他去接老娘的时候怎么说的,李逵寻思道:“我若说在梁山泊落草,娘定不肯去,我只假说便了。”李逵应道:“铁牛如今做了官,上路特来取娘。”而等到李逵受了招安后梦见老娘,哭着说:“铁牛今日受了招安,真个做了官。宋哥哥大兵见屯城中,铁牛背娘到城中去。”可见铁牛也清楚的知道老娘(也代表世人)是如何看待土匪这一“职业”,粗卤如李逵也会机智的说自己当了官,从铁牛大闹寿章县,山寨县官穿上官服,还坐衙审案,说明铁牛的内心并不排斥做官,甚至还向往。

  

  鲁智深和武松算是看的很清楚的(也许是当了出家人旁观者清),这朝廷,这君主已经黑透了,没救了。但他们又不能提出其他具备发展又有操作性的想法,所以也就默认了招安这个绝大部分人支持,也算是最好出路的方式。

  所以梁山山头林立,势力交错,各有想法各有谋划,当土匪?当然不行。自己打天下?梁山没有这份治理能力(这些货们认字的就没几个),所以算来算去,对于好汉们来说,招安才是唯一出路,可见我们是错怪宋江了,招安,是对所有人都好的结果。

  但话说回来,招安没问题,但老宋给朝廷当狗的方式有大大的问题,至于是个什么问题,咱们下篇文章给您详细介绍。

  作者:胡羽

舔狗一样义无反顾的求着招安,而在招安过程中宋江之奴颜婢膝,阿谀谄媚的样子实在是让人作呕,很难解释精通权术的宋江为什么一遇到朝廷相关话题就像失了智,虽然最后求锤得锤梁山受了朝廷招安吃上了公家饭,但两头不讨好,朝廷也没把你们这些草寇当自己人看待,当狗的结果就是打方腊,梁山好汉十损七八,宋江最后也落得被毒死的下场,自取死路!

  

  一场轰轰烈烈的好汉大聚义最后落得这么个下场,难怪大家对宋江咬牙切齿,有个段子就是因为演宋江实在是太传神,李雪健老师之后都不敢回山东老家(李老师是山东菏泽人,哈哈),因为老家群众们对李老师把好汉们带沟里这件事儿表示万分愤怒,不少人甚至表示要揍他,从侧面上也看出来后期的宋江有多招人恨。

  但我们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后不可否认,在招安这件事上,宋江做的是正确的,英明的,甚至可以说是好汉们的唯一出路。

  

  咱们看看梁山的势力构成:一部分是晁盖时期的老弟兄,宋江带了一些人入伙,其他山头的土匪慕名投奔以及历次反抗朝廷围剿过程中吸纳的降将。您可别小看了这些降将,人家可是有着很高的话语权和地位,首先牢牢占据天罡星的位置(随便一说就有关胜、呼延灼、董平、张清、索超、徐宁等);他们还是梁山少有的马战选手(梁山好汉们虽然多,但大部分都是步将或马战水平稀松平常,朝廷降将们极大的充实了梁山的军事能力),降将们在投降前起码在朝廷军方也有一定的名声和地位,比起小吏出身的宋江,当教书先生的吴用,其他剪径的毛贼们不知道高贵到哪里去,所以宋江对这些人是既拉拢又防备,这些爷可是梁山战力金字塔的尖尖啊!

  

  所以人家的想法不得不考虑,什么想法?招安呗!你宋江当初劝我上山的时候就信誓旦旦说什么起义是逼不得已,肯定接受朝廷招安,现在上了贼船了想反悔?老子抛弃了名声、财产和祖宗的脸面不是来这里当强盗,更何况人家不是享受过荣华富贵,梁山这些大秤分金银,大碗吃酒肉的Low逼行为对李逵很有吸引力,但人家未必看得上。之所以投降还不是打输了不好向朝廷交代,与其如此不如暂时加入,等招安了再重新入编。所以咱们别看梁山在打退朝廷围剿中取得如此辉煌的战绩,降将们心里未必乐意,所以这才是为什么宋江即使是冒着好汉们的白眼也要一遍遍强调招安的意义,给降将们吃定心丸:咱们梁山,招安招定了!

  再次,宋江对梁山的现状有着很清醒的认识,真要像有些好汉说的当一辈子土匪,恐怕一大半的降将们就不同意,其次随着年龄的增大,战场上的不确定性随时可能造成梁山的武力减员,战力下降的梁山是什么后果咱们不用多说,所以宋江想的是在梁山的黄金年龄尽快敲定招安大事。退一步说就算是真当一辈子强盗,就梁山这伙不事生产靠抢掠的生产模式完全是涸泽而渔,抢无可抢了又该怎么办?所以一定要招安。

  而且咱们别看水浒好汉们一说起招安就好似吃了苍蝇屎一般坚决反对,其实真正反对招安的没几个,或者说,他们反对的不是招安,而是“这种”招安。

  

  鲁智深武松反对招安并不代表他们不愿意为朝廷卖命,而是他们这朝廷已经黑透了, 件谈不成,就别指望投降。

件谁肯投降!”既然想让我们给朝廷当狗,朝廷自然也要有所表示,所以好汉们不反对招安的总体方针,但对招安的方式有要求:让我们体体面面的进体制,不准看不起。

  但朝廷偏偏就是看不起,这几次招安过程中,盗御酒、除宋江真是在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这些草包们被梁山暴揍了这么多次还把好汉们当成是普通的草寇,求爱的屌丝,这样粗暴而无礼的模式自然招致了众多好汉的反对,等到梁山再把童贯高俅暴捶了几次后,朝廷老老实实的宣布宽恕好汉们的罪行,大家伙一起接受朝廷改编,梁山好汉们大大小小,俱自欢喜。

  

  为什么欢喜?我们不是土匪了,我们是正宗的朝廷有编人士,是吃皇粮的,是当官的!

  那么好汉们对做官排斥么?非但不排斥,其实很喜欢。首先来看看三阮,在征讨方腊中阮小二战死,宋江在帐中烦恼,还是阮小五和阮小七前来劝解:“我哥哥今日为国家大事折了性命,也强似在梁山泊埋没了名目。”阮氏三兄弟可是最早上梁山的老骨干(算是老土匪了),他们从智劫生辰纲开始就是桀骜不驯的人物,但也知道知道做贼是埋没了自己的英名,当官为国家卖命比在水泊里当盗贼要光荣!再看看阮氏三雄在石碣村对抗官军时唱的歌:“打鱼一世蓼儿洼,不种青苗不种麻。酷吏赃官都杀尽,忠心报答赵官家。”可见三阮虽然做了强盗,但对昏庸的宋徽宗仍有效忠之心,他们并不反对招安,更不反对做官。

  

  您如果说三阮不够有代表性,咱们再看看李逵。这货可是天天喊着要杀进东京,夺了鸟位,叛逆精神最强的一位,可是铁牛对做官可不排斥,咱们看看他去接老娘的时候怎么说的,李逵寻思道:“我若说在梁山泊落草,娘定不肯去,我只假说便了。”李逵应道:“铁牛如今做了官,上路特来取娘。”而等到李逵受了招安后梦见老娘,哭着说:“铁牛今日受了招安,真个做了官。宋哥哥大兵见屯城中,铁牛背娘到城中去。”可见铁牛也清楚的知道老娘(也代表世人)是如何看待土匪这一“职业”,粗卤如李逵也会机智的说自己当了官,从铁牛大闹寿章县,山寨县官穿上官服,还坐衙审案,说明铁牛的内心并不排斥做官,甚至还向往。

  

  鲁智深和武松算是看的很清楚的(也许是当了出家人旁观者清),这朝廷,这君主已经黑透了,没救了。但他们又不能提出其他具备发展又有操作性的想法,所以也就默认了招安这个绝大部分人支持,也算是最好出路的方式。

  所以梁山山头林立,势力交错,各有想法各有谋划,当土匪?当然不行。自己打天下?梁山没有这份治理能力(这些货们认字的就没几个),所以算来算去,对于好汉们来说,招安才是唯一出路,可见我们是错怪宋江了,招安,是对所有人都好的结果。

  但话说回来,招安没问题,但老宋给朝廷当狗的方式有大大的问题,至于是个什么问题,咱们下篇文章给您详细介绍。

  作者:胡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