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封针疗法”经得起检验吗?

教育要闻 阅读(1219)
?

“密封疗法”后能经受住考验吗?

■王庆峰

随着质疑文章的广泛传播,“印章”突然起火。 10月21日,克洛夫(Clove)博士质疑三级妇幼保健医院和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创始人兼名誉院长万国兰发明的“密封疗法”。从那以后,几位医学专家说,这种声称能够在穴位治疗脑瘫的疗法没有科学依据,只能使患者遭受不必要的痛苦。

医学界认识到脑瘫治疗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尽管有很多原因导致脑瘫,但其结果是脑细胞受损和死亡。没有可以恢复受损和死脑细胞的药物和疗法。无论是药物疗法还是其他疗法,它都只是辅助疗法。这是部分治愈效果,无法完全治愈。所谓的“密封疗法”是基于针灸和经络理论的。根据该医院的宣传,“从1997年到2002年,针灸治疗了381例脑瘫患儿,总有效率高达97.1%。正常化190例。”正常化的描述是:运动,姿势,日常生活活动和社会适应性,与同年龄的正常儿童没有显着差异。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无疑是巨大的医学奇迹,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来看,所谓的“效果”可能无法经受科学考验。

它不同于强调经验的传统医学。现代医学的概念是“循证医学”。在判断一种疗法是否能“治愈”脑瘫患儿时,至少需要考虑以下几点:诊断是否严格按照临床标准进行;治疗过程是什么,作用机理是什么?如何评价疗效,是否有可靠的定量指标。正如该医院副院长所承认的那样,“循证医学证据不是很高”,截止到2010年,共有33篇动物实验论文在治疗191只大鼠的实验中共发表了四篇动物实验论文,比声称的治疗方法少了50,000例1250个孩子;一些接受治疗的儿童不符合脑瘫的标准。媒体调查发现,在声称治愈的七八名儿童中,唯一被诊断出患有脑瘫的儿童没有治愈。它也被拒绝了。这怎么负担得起这个例子?

我们不否认“中西医结合疗法”的可能作用,但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防止假冒中医的情况。过去,公众对中医药的个人科学技术成就表示怀疑,因为它无法以科学和严格的方式表现出明显的因果关系,也无法表现出实验的可重复性和可操作性。 “断针疗法”被称为“解决世界难题”。为了保持自己的地位,有必要面对更多争议。目前,除了缺乏医学证据外,围绕该疗法还有许多疑问。例如,从维生素加盐水到神经营养蛋白,没有明显迹象表明用于密封针头的药物。那么使用的基础在哪里?此外,接受针封的患者在几个月内通常要花费10万元人民币以上。向该患者的家人收费是否合理?

最终,“密封疗法”是创新还是骗局,需要研究的核心问题是在治疗过程中是否反映出科学精神和规范意识。最新情况是当地医院进行了自我检查和自我纠正。作为最大的利益之一,这种调查显然没有说服力。我们需要独立,客观和公正的第三方干预,严格遵守“循证医学”方法,弄清其实质。如果是创新,我们当然会享受这样的结果,但如果是骗局,我们必须问为什么没有足够的证据就可以以“治愈”的名义大规模推广治疗。为什么信誉,有效性和安全性是可疑的做法,可以在十多年的前三名医院中脱颖而出,甚至使该医院成为美国最大的脑瘫康复中心?

每个患有脑瘫的孩子都值得同情,不应成为医疗机构收钱的“现金树”。 “密封疗法”的真正面目是什么?有关部门迫切需要进行深入调查并得出公正的结论。

在宽吻海豚中发现内分泌干扰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