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的力量|崖柏在全球野外灭绝?他不信这个邪!在重庆深山找到

理论要闻 阅读(1750)
?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8月9日6时讯(记者 伊永军)1998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宣布,有着“植物活化石”之称的崖柏在全球野外灭绝。但是,在重庆,有个人就偏偏不信这个邪:“外国人没到产地调查,凭什么就宣布崖柏灭绝?”他带领团队深入大巴山深处,经过艰难寻找,终于在密林中发现了上百株活体野生崖柏,证明了中国仍存在野生崖柏种群。他叫刘正宇,一个有着35年党龄,毕生耕耘在药物种植研究这片土地上的“中药老牛”。

  

  刘正宇是重庆市药物种植研究所主任技师,有着35年党龄。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伊永军 摄

  受父亲影响 从小就对山上的花花草草感兴趣

  刘正宇今年67岁,是重庆市药物种植研究所主任技师,做药用植物研究已44年,他的微信昵称既亲切,又充满了乡土气息,叫“中药老牛”。他说,受父亲影响,他从小就与中药结下不解之缘。

  刘正宇的父亲解放前毕业于金陵大学农艺专业,他经历过战争,看到老百姓食不裹腹、疾病流行、生活困苦的惨状,一心想用科学救国。1943年,刘正宇的父亲来到了当时位于南川金佛山下的常山种植试验场,从此,他就把一生奉献给了药用植物研究事业。

  

  刘正宇(左)和同事在野外采摘药用植物。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刘正宇小时候经常跟着父亲上山采标本,从小就对山上的花花草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上小学六年级时,刘正宇患了脑膜炎,全靠金佛山上的草药救回了他的命。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的刘正宇,立下了志愿,今后也要投身于药用植物研究。

  1972年,刘正宇的父亲倒在了试验地里。临终给儿子留下一句话:“正宇,党和人民培育了你,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都要感恩党的培养,竭尽所能报答人民。”这让年仅20岁的刘正宇更加坚定了自己未来的志向。

  1975年工作后,刘正宇就接过父亲的班,开始做药用植物研究工作,传承发扬中药文化。

  40多年走遍大山深处 发现并命名药植新种106个

  刘正宇清楚,搞药用植物研究,大自然才是真正的标本园。要想搞出点明堂,必须长年到野外去搞调查、采样本。而且越是珍贵的植物,通常越是生长在陡峭偏僻的地方,这就需要他付出更加艰苦的努力。

  在工作的40多年里,刘正宇每年差不多有200多天是在野外搜集标本和调查研究。除了金佛山,湖北的神农架、四川的贡嘎雪山、滇西北的横断山,还有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好多大山都长时间留下了他的足迹。

  

  刘正宇在野外风餐露宿。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野外的生活,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危险更是随时相伴,蜘蛛、蜥蜴、蛇都曾光顾过他的帐篷,甚至还遇到过黑熊等猛兽,这些经历,刘正宇现在讲来轻描淡写,但作为亲历者,只有他才能体会个中艰辛。

  1983年夏天,刘正宇在金佛山采一种植物,上山时不慎一脚踩空,从峭壁上摔下来,大腿血管被尖锐的石头划破,鲜血直流。同行者因经验不足,给他误涂了拔毒的蛇药。药不对症,血流得更快了,他们把衣服撕破勉强包扎住伤口,在山中艰难地走了3天,找到一户村民家。

  当时刘正宇伤口已经化脓,还出现了败血症症状,人都有些迷迷糊糊的了。幸好那家村民的女主人是赤脚医生,找出消炎药和葡萄糖给他救命。

  “老百姓对我们是真好呀!”刘正宇说,通过这件事,他更深刻领悟到父亲临终前给他留下那句话的真正意义。那以后,他下定决心要争取入党,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药用植物研究中,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好务。

  1984年,刘正宇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从那以后,他感到自己的责任更大了。时至今日,刘正宇和他的团队共采集各类动植物标本达30多万份,积累了数千万字的原始材料。经他发现并命名的药用植物新种106个,另有5个新种相关专家还以刘正宇的名字进行了命名。

  他用实际行动证明:崖柏并没有灭绝!

  最让刘正宇感到自豪的,还是在重庆城口发现了野生崖柏。崖柏是一种古老的珍稀植物,被称作“植物中的大熊猫”。1998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宣布崖柏在全球野外灭绝。

  “我当时就很不服气,外国人没到产地调查,凭什么就宣布崖柏灭绝?”刘正宇偏偏不信这个邪,第二年,他就带着团队进入大巴山深处,经过3个多月的艰难寻找,终于在城口县明中乡的密林中发现了上百株活体野生崖柏。

  

  刘正宇在野外考察。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

  2002年,刘正宇在国际权威杂志《林奈学报》上发布论文《崖柏没有灭绝》,我国也向世界宣布,中国仍存在野生崖柏种群。这次发现,还直接促成了我国在2003年批准成立重庆大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新路。

  已年近古稀的刘正宇荣誉等身,本可早已功成身退,但他觉得自己还有许多没做完的工作,到现在,已经三次延迟退休了。如今,67岁的他仍然坚持上山采药,手脚麻利,干劲不减。

  “只要我还能走得动、上得了山,哪怕到了80岁都要继续做下去!”刘正宇说,他的儿子受他的影响,也在从事中药研究工作,“这就叫传承吧,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把药用植物研究好、使用好,让这些花花草草造福更多老百姓。”

达到当天最大量

18新利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