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胡文辉:“纲目体”

理论要闻 阅读(1203)

原标题:讲座\u Hu文慧:《纲要式的另一种可能》历史着作

2019年10月25日,胡文慧先生在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历史研究中心做了题为《现代史学着作的“纲目体”》的专题讲座。 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理论与历史系主任李萧乾教授主持了讲座。

长期以来,学术论文的写作习惯于“西化”的表达,对“提纲式”的体裁关注较少 讲座开始时,胡文慧先生以全汉生《唐宋帝国与运河》和刘一智《史学研究法》为例,介绍了对《纲要》体裁的讨论

《唐宋帝国与运河》是全汉生的专着,论述了运河对唐宋政治经济的影响。 以第7 《北宋立国与运河》章为例,石泉首先做出了一个判断: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周世宗时代(954 959)后的第五代末期,才开始刺激变化 “世宗仅用了五六年的时间就拿下了隆庆、平怀佑和傅三关(即瓦桥、易进和高杨关,都位于今河北省),几乎夷平了当时大部分重要的缓冲区,从而为北宋统一帝国奠定了基础。 事实并非如此,因为他消灭了淮南,军事上完成了朱文以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过去,他被分成两部分,在两个政治组织下被分成运河。然后他重开运河,并能够直接到达长江。 因此,大约在淮南平定的同时,周世宗派人大规模整修运河,以恢复其运输效率,并将军事和政治重心与经济重心重新连接起来,以便不断发展的帝国能够再次巩固为一个强大而坚实的整体。 因此,我们说周世宗与其说是五季末的皇帝,不如说是北宋帝国的创建者。

后两段排列成一个低两行的布局,以便对史料进行比较和考证:

咸德二年(955年)11月,世宗开始要求人们疏通运河。 《通鉴》第292卷仙德,11月2日,易伟说:

“汴水自唐末就被摧毁了,世宗试图进攻唐朝,首先命令武宁的军事使者吴兴德派遣平民转移到东部的泗水。 谈判者都很尴尬。 他说:“几年后,我们肯定会收获好处。” "

和《宋史》卷252 《武行德》云:

“世宗即位,兼秘书处负责人 .武宁军事节制作、第一个唐央的.卞,汇往脏泽 两年后,他将讨论南征。他将派丁壮,由德,到古代堤防转移他,并向东到四上。 ”

这种格式是全史作品体裁中的一个突出特点 石泉通过比较和考证,将结论部分与史料区分开来。结论部分写得正常,而文本研究部分以两个较低的框架呈现。 杨连生曾经评论过像《全汉生》这样的写作风格:“书(《唐宋帝国与运河》)用了一个“新大纲”(这是我的假名) 重要的文本用大写字母书写,而关于文本研究的文本用小写字母书写。 画面很清晰。 虽然以前也有过类似的尝试,但像这本书这样的成功似乎是罕见的。 (杨连生:《汉学书评》,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年,第21页)

胡文慧先生认为全史的书不是最典型的“提纲式”书。这类书最典型的写作风格应该是先写判断,然后写平行的史料 在《史学研究法》讲义中,刘一智用“提纲式”写作,首先陈述判断,即“提纲”;后排的比较材料是“目标”:“我国最早有历史学家,所以他们编辑历史,记录事实,并有正义的例子。他们大体上类似于古代的镜子,认为世界是世界的法则。

《老子》第14章:坚持古为今用 知道古代的开始叫做道吉

《管子形势篇》:那些怀疑现在的人看过去,但不知道新来者在看什么。

当沈叔叔说:教他《楚语》,不要去想好的,不要去想坏的,以免说服他。教他们《春秋》,为了显示他们的美德,抛弃幽冥,以免害怕他们的行动。教他们《世》,这样那些知道废除兴的人就不会害怕他们。

基于此,我们知道古代史就是历史,我们不仅仅把记录当作事情。因此,那些在过去记录古代事件的人对未来负责。 老子和孔子都是历史学家。老子是一个历史学家,尤其是当他记不住旧故事的时候。

(李小源主编:《故志》,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第61页)

这种写作方式可见于刘一之的《史学研究法未刊讲义四种》,《中国文化史》,《国史要义》(载于《江苏书院志初稿》,《柳翼谋先生纪念文集》第11辑)和《镇江文史资料》,《柳诒徵史学论文集》

刘实也许是最流行的“纲要风格”的作者 关于刘氏的“提纲式”写作风格,李萧乾在《柳诒徵史学论文续集》序言中评论道:“刘氏采用一贯的“提纲式”写作风格,提纲是判断,目的是材料

《纲要》写作体裁来自哪里?据李萧乾考证,刘实的小书与《汉官议史》 《汉人生计之研究》相同,模仿了宋代钱文字《史学研究法未刊讲义四种》的风格。 (李萧乾:《中国文化史》,《国史要义》第4号,2017年,第122页)

胡文慧指出,在风格上,《补汉兵志》具有“大纲”的特点,叙事下附有史料。 然而,《印象与真相:柳诒徵史学新论从新发现〈史学研究法〉未刊讲义说起》应该是一本相对罕见的书,它可能特别影响到一个历史学家(如刘一智),并不足以创造一个普遍的氛围。 然而,朱Xi的《史林》应该对“新大纲体系”的发展产生更大的影响 司马光主持编写《补汉兵志》后,朱Xi和他的家人赵世源对内容进行了简化,并根据《补汉兵志》、《资治通鉴纲目》和胡安国《资治通鉴》编写成简编。纲要是一个大纲,模仿《资治通鉴》,目标是叙事,模仿《举要历》,大纲像经典,目标像传记,另一个是《举要利遗》,共60卷,创造了“纲要式”的风格 根据刘舒《春秋》、金吕祥《左传》、朱Xi 《资治通鉴纲目》、鲁尚《通鉴外纪》、顾英台《通鉴前编》等着作,清代吴承全编着了一部107卷的《盘古至明末大纲体系编年通史》。编辑形式是正确的和连续的,大纲和项目是前者,明是大纲和学科。 在现代之前,《资治通鉴纲目》是广泛而有影响力的。 其基本叙述是关键环节,历史细节以“客观”的形式列出,以减少阅读的枯燥感,增加趣味性和可读性。这种写作风格也影响了其他畅销书的写作。 应该说,在现代历史作品的“提纲式”写作中,更有可能继承吴承权的《续资治通鉴纲目》体裁。

此外,罗根泽《明史纪事本末》、邓之诚《纲鉴易知录》、陈邓源《纲鉴易知录》、金毓富《孟子传论》、钱穆《中华二千年史》、台静农《金圣叹传》 (《安东都护府考》)、白敦仁《国史大纲》(华西联合大学毕业论文,《西汉简书史征》)等作品在民国时期采用了“简编风格”。 20世纪50年代以后,仍有一些这类作品,如袁国范《台静农论文集》、袁国范《释食》、冯嘉生等。《水明楼文集》,张久和等。《元代蒙古文化论集》等。

邓之诚:《从元代蒙人习俗军事论蒙古文化》 Book Shadow

《维吾尔族史料简编》 Book Shadow

与“纲要式”历史着作相比,一种类型是专论编纂的史料,如沙凡《辽夏金元史徵》、张兴超《中华二千年史》、陈邓源《辽夏金元史徵》和陈邓源《国史大纲》。这类作品首先整理历史资料,然后以“笔记”或“案例”的形式进行解释、检查和分析 另一个是以陈寅恪和陈元为代表的“两位陈史学家” 例如,《国史大纲》 《西突厥史料》也大量引用和整理史料,并不直接使用“提纲式风格”,但在风格上有相似之处。 “两陈”似乎常常在分析前比较材料,在考证和分析中有许多成分。然而,“大纲”首先被分解和总结,一般没有经过检查、分析和比较的材料来证明它。

关于“提纲式”体裁的优点,胡文慧先生引用了梁启超和严耕望的两篇论述。 梁羽生认为,“使用轮廓样式是最方便的.“大写”一词是主要文本,它是一个判决,但它是400或500个单词 以下符号是我自己所依据的历史数据。 不仅仅是文字 这种方法在现代非常流行.这种方法非常简单和免费。大纲是在大写字母关闭的情况下书写的,小写字母用作注释。 没有必要努力写这篇文章,这是一种简单方便的方法。 如果你做得好,你可以自由地表达你的研究结果.你可以自由伸展,轻松更换。 ”(梁启超:《中西交通史料汇编》)严耕望有类似的判断:(大纲风格)“如果写得好,大纲文本前后连贯,是一篇非常简明扼要的论文,而材料的来源和作者的解释,以及冗长的反复辩论,都可以在低级文本中进行。 如果读者不希望详细阅读,他或她将只花一小段时间先阅读大纲,就能理解作者的全部内容和意图。 ”(严耕望:《地赋丛钞》)胡文慧先生总结了两种“纲要式”体裁的优点:一是“纲要式”体裁历史清晰,叙述简洁,突出历史事件的要点,降低阅读成本 第二,原始资料丰富,易于查阅和学习。 (它使初学者对基本史料有一个直接的印象和理解,而不是浮在表面上,把研究者使用的解释当作史料本身。) )

胡文慧先生认为朱子的《国史旧闻》旨在倡导正统历史观,推翻司马光最初的“政治错误”,但他无意中创造了一种新的历史流派。然而,吴承权的意图是简洁明了,受初学者欢迎。 《明季滇黔佛教考》的“大纲”非常简短,但它是以“客观”的方式附加了一些细节的“旧大纲” 《唐代政治史述论稿》有很大的影响力。近代以来,学者们应主要受其影响,逐渐“自发”形成“新框架” 《新纲要》的目的是除了简洁的叙述之外,尽可能多地包含历史资料。它不仅追求“大众化”,而且具有史料“考证”的性质。它的功能不同于《旧简编》 这种体裁在中华民国前后最受欢迎,可能在20世纪50年代在台湾更受欢迎。 这是传统的背景,这种类型可以工作。 另一方面,学术氛围对作品的体裁也有影响 从清朝到民国,溥仪学会了以史料为基础的考证,甚至还有“历史就是研究史料”的口号(但应该注意的是,这是一个战略口号,不能等同于历史实践 特别是,倡导者自己的研究并不局限于此),学者们在研究中非常重视对史料的掌握。 史料使用的规模和密度都影响着作品体裁的选择,“提纲式”满足了这种文体的需要。 这是这一流派的现实背景

讲座结束时,胡文慧先生从两个方面总结了讨论“提纲式”体裁的意义:从学术史的意义上讲,它在民国学术史上非常流行,体现了一种学风;从实际意义上来说,它似乎仍然有一点活力(特别适合课堂讲稿、历史着作和年表) 与现代西式作品相比,很容易看出中西传统作品的差异。 总的来说,西方人重新分析并优先考虑“理论”。他们习惯于将材料整合到文本中,并将细节放入脚注中。然而,中国人重视材料,以“证明”为主,更重视原始材料的引用。 至少就史学而言,中西学风各有利弊(只是在现代文化潮流中,西风压倒东风,中国人接受了更多的西文) 具体来说,《纲要》能够最大限度地容纳和呈现历史资料,这是它的长处。

胡先生认为今天的学术论文和论文的风格经常是冗长的。事实上,有太多的修辞、空词语和废话。 此外,通过以“冗长”的方式重复来区分修辞、空词语和废话也是非常麻烦的。 “大纲制度”更有利于避免这种问题。 “纲要式”以简洁的停顿呈现历史资料。是胡说还是有什么新想法?一目了然 在网络时代,阅读的负担越来越重。换句话说,我们支付的阅读费用越来越高。这样,“纲要式”是一种降低阅读成本的作品类型,值得学习。 作品的体裁应该多样化。 包括阐述的方式、引用史料的方式和注释的方式,不必相同。 由于史料的不同,采用不同的论证方法和不同的写作风格可能是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