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只医药独角兽港股IPO:超额认购751倍,背后10余家VC/PE撑腰

理论要闻 阅读(557)

洪汉林复苏后,香港证券交易所迎来了另一家重磅创新医药企业。

投资界(微信账号:2012年学究版)10月28日报道,ASON制药今天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发行价格为每股34.2港元。共发行121.8万股,开盘价为每股53港元,截至发行时市值为89亿港元。

雅生制药此次全球销售的净收入约为3.117亿港元,这是自香港生物技术行业改革以来规模最小的首次公开募股。然而,与其他制药公司不同,亚盛制药是香港股市第一家“原创小分子新药”企业。首次公开募股前,亚盛制药宣布超额认购751倍,成为“2019年港股超额认购之王”。它的稀缺也导致了10多家风险投资/私募股权公司的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生物制药,无论是在香港上市的公司,还是市值超过1400亿港元的公司,都已经成为安盛制药的基石投资者。这是中国生物制药首次以基石投资者的身份投资创新型制药企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亚生医药赢得了起跑线。

“制药独角兽”十年创业历史:

2年前几乎在美国上市

雅生药业由三位“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杨大军、王绍孟和郭明于2009年5月共同创立,其全资子公司江苏雅生于2010年6月正式成立。

公司致力于中国乃至世界“未满足且无法治愈”的临床需求,开发具有“一流”或“一流”潜力的新的国际原创小分子药物。

投资界了解到,杨大军是乔治城大学伦巴第癌症治疗中心的副教授和高级研究员,中山大学癌症预防中心的兼职教授和博士生导师,拥有14项发明专利。2004年,他创立了雅生医学(Yasheng Medicine),雅生医学的前身,并担任研究和临床前开发高级副总裁。

王绍梦是密歇根大学终身教授,密歇根大学综合癌症中心实验治疗项目的联合主任。郭明曾在辉瑞公司担任多项技术和管理职务,并担任博腾制药的独立非执行董事。

这三个人不仅拥有强大的专业支持,事实上,他们在早年就在美国开发了两种原创的创新目标产品,并将其出售给跨国公司。其中一个项目于2010年以3.98亿美元的价格转让给赛诺菲,这是当时华尔街生物医学领域最大的项目转让交易。

雅生制药作为一家原创新药研发企业,早在2016年12月底就宣布了在美国上市的计划。根据原计划,亚生医药将于2018年初在美国上市。

巧合的是,这恰好与香港新的首次公开募股政策相吻合。香港证券交易所向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伸出橄榄枝,阿什制药决心将其上市地点改为香港,并在其“门口”上市。

4年来,研发投入近7亿元。

臭虫背后的“抗癌魔药”已经受到了坚决的攻击。

2018年,a 《我不是药神》将抗癌神奇药物格列佛推到了前沿。

格列卫主要治疗慢性髓细胞白血病(CML),五年内存活率从不到30%提高到90%,间接将致命癌症转化为可控的慢性病。然而,虽然曾经高价的药物价格已经降低,其可及性也有所提高,但这些神奇的药物仍然有其无奈之处,即对格列韦耐药患者来说,“没有药可治”。换句话说,格列佛面临着身体排斥的问题,这仍然无法挽救他的生命。

当奇迹药物不再作用于耐药细胞时,市场迫切需要能够克服格列维克耐药性的创新药物。雅生药业的核心产品,也是目前唯一有望上市的药物,是为格列卫耐药人群开发的第三代药物HQP1351。

HQP1351是一种正在开发的原1类新药,能有效克服第一代和第二代抑制剂的耐药性缺陷,特别是对T315I突变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去年11月,亚生药业在美国血液协会年会上公布了HQP1351的一期临床数据,显示HQP1351耐受性良好,疗效显着。

根据招股说明书,HQP1351是雅生制药临床进展最快的药物。目前,该公司已进入关键注册临床二期试验,预计明年将申请上市新药。

这个领域有巨大的市场空间。据乔斯特沙利文(Jost Sullivan)介绍,在2017年所有新发疾病中,全球慢粒耐药和复发率为55.1%,市场规模为56亿美元,到2030年将增至58亿美元。目前,诺华、拜耳和辉瑞已经上市,但都存在耐药性缺陷。

除了核心产品HQP1351之外,雅生制药还在临床开发阶段有7个产品,在临床试验阶段有20个产品,在全球范围内提交了18个INDs。

事实上,第三代格列卫只是亚生医药研发管道中的亮点之一。更值得称赞的是,亚生制药选择“凋亡途径”作为其主要研究方向,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凋亡药物管道。它也是世界上最早进入小分子抑制剂研发领域的企业,小分子抑制剂是细胞凋亡和自噬双通道调控的新靶点。

细胞凋亡是一个程序化的细胞死亡过程,由特定的受控生化事件程序引起。在通路方面,主要内源性凋亡通路包括Bcl-2、IAP和MDM2-p53通路。中断这些途径之一可能导致某种疾病的发生。

现阶段,随着相关产品适应症的扩大和新药的逐步上市,凋亡药物的全球市场也在逐步开放。一些预测显示,2018年至2023年,全球凋亡靶向治疗市场的复合增长率将达到70.1%,到2030年,全球市场规模将达到220亿美元。

极高的技术门槛需要大量的研发投资,市场上没有产品出售,这也导致了几年的亏损。

根据招股说明书,随着时间的推移,被研究产品的费用逐年增加。2018年,研发支出2.5亿元,同比增长110%,亏损3.5亿元,同比增长188%。根据2016年至2018年累计亏损,已发生亏损5.7亿元。从数字上看,筹集到的资金有三分之一已经花掉。

融资16亿元,潜在风险10多万元

雅生制药自十年前成立以来,共进行了四轮融资,总额约16亿元。除了一些知名的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者之外,还有许多国家产业基金和战略基石投资者。其中,沅河源头、圆明园资本连续投资3轮,宜丰资本连续投资2轮。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0年3月公司成立时,阿盛制药从三生制药获得了2000万元天使轮融资。

2015年底,亚盛医药完成第一轮融资,共融资9600万元,由源禾源和圆明资本牵头投资,宜丰资本、盛远风险投资和盘古风险投资等机构紧随其后。

然后,2016年底,ASON医药完成了第二轮融资5亿元。主要投资者是由国家投资公司管理的先进制造业投资基金。方正汉头、诗雨资本、乾隆投资等新投资者和元和源源、圆明资本、宜丰资本等首轮投资者共同出资。

投资界了解到,当2015年进行第一轮融资时,阿盛制药的估值不到3亿元。2016年进行第二轮融资时,该公司的估值已经达到约25亿元人民币,一年内增长了8倍。

2018年7月,亚盛医药完成了最大规模的10亿元融资,圆明园资本、元和原点、腾越基金领先。新投资者阿罗马克合伙公司、HDY国际投资公司、宋庆资本公司、殷鉴国际公司等紧随其后。

值得一提的是,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中国生物制药成为ASON制药的基石投资者。根据亚生制药发布的公告,中国生物制药于9月26日与其签署协议,同意在一定条件下以销售价格认购总计2000万美元(约1.4亿元人民币)。

中国生物制药是郑达天晴制药有限公司的母公司,也是香港的上市公司。中国生物制药的市场价值超过1000亿元,是中国制药行业的领军企业之一。这也是中国生物制药首次作为基石投资者投资创新型制药企业。

首次公开募股的趋势或许可以从上市前的融资中猜测一二,特别是对于需要烧钱的生物制药企业。

结论

自香港交易所实施新政策以来,医药企业首次公开发行的“行动”备受关注。随着科学创新委员会的成立,上市之战已经开始。

2018年,包括歌利亚制药、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华凌医药、君士兰生物在内的多家公司上市。2019年,基石制药、康新诺生物、美博制药、汉森制药、傅宏翰林和亚生制药六家公司率先从香港交易所获得“入场券”。东耀制药、和记黄埔中国制药、天师生物、康尼制药、中国抗体制药和康宁杰瑞仍在排队等候。

[:这篇文章是投资界的原创文章。网站转载必须在文章开头注明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转载必须在文章评论区获得授权。如果出现违规行为,投资界将调查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