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出租婚房被当员工宿舍,两年后收房时变“垃圾场”

旅游要闻 阅读(1415)

妇女租用的婚房被用作员工宿舍,两年后被安置为“垃圾场”

2019

“这是我的婚礼室。我没想到它会被租出去两年。”最近,山东济南市民济南非常沮丧。在2017年,她只活了半个月。婚礼室租给了嘻哈乐队的嘻哈乐队济南分公司。我没想到会被用作员工宿舍。最初精心装饰的婚礼房间变得一团糟。这房子不仅乱扔垃圾和猫,而且损坏了家具。当他想联系嘻哈以帮助交谈时,他被工作人员侮辱和熏黑。

放纵的婚房出租

成为员工宿舍

几年前,小凡在花园路富祥天地社区购置了一间170平方米的房屋,装修后用作婚房。但是,由于一家人在章丘,工作也在章丘,上班不方便。刚住了不到半个月的婚礼室闲置了,她委托房屋中介出租。

2017年6月,房屋中介联系了小凡,说有人要看房子。 “当时,嘻哈济南分公司的负责人似乎来这所房子,说是为了领导。”

根据双方签订的租赁合同,租赁期为2017年6月至2019年6月。订金为5,000元,租金每三个月支付一次。第一年是5000元/月,第二年是5500元/月。但是,租房后,小凡回家买衣服,却发现房子里到处都是嘻哈帮派人员。

合同到期要关闭房子

房子里有很多麻烦

今年6月,小范看到租赁合同即将到期,房子无法居住,小范想卖掉房子。由于他们并不经常在市区,他们委托中介人来处理房屋买卖。因为中介带人们看到房子会影响住户,她还特意向住户打招呼,希望他们合作。我没想到房客会合作,但是我没有每次都接电话。我非常生气,她想寻求帮助。

“结果是,嘻哈团伙的工作人员听不清,侮辱了我和我的家人,并说这笔押金将不退还,直到月底才可以生活。”小凡说她考虑过9月。 25日,我再次去了那所房子。我没想到23号的房产突然与她联系,说房客突然退出了,甚至还没有付物业费。物业人员想停车。

小凡告诉记者,事发后,她联系了嘻哈济南分公司的负责人,讨论了该说法,但涉嫌电话被黑了。无奈之下,她不得不联系Hip Hop来帮助北京总部,但客户服务人员没有给她任何陈述。

补偿问题需要讨论

24日下午3点,记者来到阜祥天地社区小范家。据说,屋内的垃圾很乱,就像“垃圾场”。客厅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生物。茶几上有瓜子,酒瓶等,还有未加工的方便面,还有各种外卖箱。浴室的厕所被堵塞,用过的卫生纸被随机丢弃在地板上。

“太乱了!我不知道他们的生活。”小凡说,除了到处都是垃圾,她的一些家具也被损坏了。两张价值8000元的床被损坏了,而6000元的沙发也被损坏了。 “我被猫抓伤了。我再也不能使用它了。另外,高架地板需要更换,灯也要重新安装。总损失估计在30,000至50,000元之间。”给我一个解决方案和一个声明。”小凡说。

在小凡一家,记者看到了嘻哈团伙的两名工作人员。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小凡,如果她要求媒体曝光,那么以前的咨询将不予计算,因此请她去公司领导层。同时,工作人员承认她在微信上侮辱了小凡。

“我们说不,我们必须回去问领导人。”工作人员说,小凡的房子是由她的前同事租用的,并作为员工宿舍租用。至于为什么会如此混乱,她还不清楚。 “我们需要回过头与领导人讨论,因为房东要根据价格要求赔偿。如果可以协商赔偿,我们需要她提供当时购买该物品的发票。”工作人员说,房东可以先找到发票,然后再回到领导报告中。

来源:齐鲁晚报

“这是我的婚礼室。我没想到它会被租出去两年。”最近,山东济南市民济南非常沮丧。在2017年,她只活了半个月。婚礼室租给了嘻哈乐队的嘻哈乐队济南分公司。我没想到会被用作员工宿舍。最初精心装饰的婚礼房间变得一团糟。这房子不仅乱扔垃圾和猫,而且损坏了家具。当他想联系嘻哈以帮助交谈时,他被工作人员侮辱和熏黑。

放纵的婚房出租

成为员工宿舍

几年前,小凡在花园路富祥天地社区购置了一间170平方米的房屋,装修后用作婚房。但是,由于一家人在章丘,工作也在章丘,上班不方便。刚住了不到半个月的婚礼室闲置了,她委托房屋中介出租。

2017年6月,房屋中介联系了小凡,说有人要看房子。 “当时,嘻哈济南分公司的负责人似乎来这所房子,说是为了领导。”

根据双方签订的租赁合同,租赁期为2017年6月至2019年6月。订金为5,000元,租金每三个月支付一次。第一年是5000元/月,第二年是5500元/月。但是,租房后,小凡回家买衣服,却发现房子里到处都是嘻哈帮派人员。

合同到期要关闭房子

房子里有很多麻烦

今年6月,小范看到租赁合同即将到期,房子无法居住,小范想卖掉房子。由于他们并不经常在市区,他们委托中介人来处理房屋买卖。因为中介带人们看到房子会影响住户,她还特意向住户打招呼,希望他们合作。我没想到房客会合作,但是我没有每次都接电话。我非常生气,她想寻求帮助。

“结果是,嘻哈团伙的工作人员听不清,侮辱了我和我的家人,并说这笔押金将不退还,直到月底才可以生活。”小凡说她考虑过9月。 25日,我再次去了那所房子。我没想到23号的房产突然与她联系,说房客突然退出了,甚至还没有付物业费。物业人员想停车。

小凡告诉记者,事发后,她联系了嘻哈济南分公司的负责人,讨论了该说法,但涉嫌电话被黑了。无奈之下,她不得不联系Hip Hop来帮助北京总部,但客户服务人员没有给她任何陈述。

补偿问题需要讨论

24日下午3点,记者来到阜祥天地社区小范家。据说,屋内的垃圾很乱,就像“垃圾场”。客厅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生物。茶几上有瓜子,酒瓶等,还有未加工的方便面,还有各种外卖箱。浴室的厕所被堵塞,用过的卫生纸被随机丢弃在地板上。

“太乱了!我不知道他们的生活。”小凡说,除了到处都是垃圾,她的一些家具也被损坏了。两张价值8000元的床被损坏了,而6000元的沙发也被损坏了。 “我被猫抓伤了。我再也不能使用它了。另外,高架地板需要更换,灯也要重新安装。总损失估计在30,000至50,000元之间。”给我一个解决方案和一个声明。”小凡说。

在小凡一家,记者看到了嘻哈团伙的两名工作人员。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小凡,如果她要求媒体曝光,那么以前的咨询将不予计算,因此请她去公司领导层。同时,工作人员承认她在微信上侮辱了小凡。

“我们说不,我们必须回去问领导人。”工作人员说,小凡的房子是由她的前同事租用的,并作为员工宿舍租用。至于为什么会如此混乱,她还不清楚。 “我们需要回过头与领导人讨论,因为房东要根据价格要求赔偿。如果可以协商赔偿,我们需要她提供当时购买该物品的发票。”工作人员说,房东可以先找到发票,然后再回到领导报告中。

来源:齐鲁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