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与恶婆婆的故事

时评新闻 阅读(1338)

从前,有一个命苦的女人,年纪轻轻就死了丈夫,带着一双儿女跟着婆婆过日子。可婆婆又偏偏是一个非常刁蛮、利害的老太婆。

婆婆不仅不让女人吃饱、穿暖,还天天逼着女人纺棉花赚钱。村里人都把那女人叫做“纺花娘”。

这天晚上,纺花娘又冷又饿的坐在花车前纺棉花。突然,她感觉背后有人。转过头一看,把纺花娘吓了一大跳。一个翻白眼、长舌头、细脖子的吊死鬼站在她面前。

吊死鬼对纺花娘说:“死了吧,死了吧,死了不用纺棉花。”

听吊死鬼这么一说,纺花娘就想,自己天天没日没夜的纺棉花,啥时候是个头呀,还真不如死了的好。可转过来又一想,自己死了谁来照顾自己的儿子,就不理会那吊死鬼了,低下头接着纺棉花。

第二天,吊死鬼又来了。

吊死鬼对纺花娘说:“死了好,死了好,死了能穿大棉袄。”

听吊死鬼这么一说,纺花娘就想,自己天天没日没夜的纺棉花,连件棉袄都穿不上,还真不如死了的好。可转过来又一想,自己死了谁来照顾自己的女儿,就不理会那吊死鬼了,低下头接着纺棉花。

第三天,吊死鬼又来了。

吊死鬼对纺花娘说:“死了算,死了算,死了天天吃白面。”

纺花娘越想越委屈,就解下来腰带,把自己吊在房梁上自杀了。

那吊死鬼趁机霸占了纺花娘的肉身,投胎到纺花娘身上。

吊死鬼伸手解下腰带,把自己放下来。坐在花车前,开始学着纺花娘的样子纺棉花。

就在这天晚上,婆婆怕儿媳妇干活偷懒,就半夜里跑到纺花房检查儿媳妇干活情况。

当吊死鬼投胎成的纺花娘转过头时,差一点没把婆婆吓死。原来,吊死鬼虽然霸占了纺花娘的肉体,却还是个吊死鬼的模样,翻白眼,长舌头,细脖子。

婆婆连滚带爬的跑回屋去。

天刚亮,婆婆便把村子里的神婆找到家来。那神婆别看平时骗吃骗喝,却还是个心眼不坏的老太婆。神婆见到端庄贤惠的纺花娘被婆婆折磨成这个样子,非常气愤,就有心帮助纺花娘。

神婆就对婆婆说:“白眼翻,白眼翻,冬天没有棉袄穿。”

婆婆想到了自己往日对儿媳妇的种种刁难,良心发现,赶紧把大棉袄给儿媳妇送过去。

也就奇怪,吊死鬼穿上棉袄后马上就不翻白眼了。

可是到了晚上,婆婆看着儿媳妇的长舌头还是害怕。

天一亮,婆婆又把神婆叫到家里来。

神婆就对婆婆说:“舌头长,舌头长,肚里没有过夜粮。”

听完神婆的话,婆婆赶紧做了一碗热汤面亲手端给儿媳妇。

吊死鬼喝完热汤面,舌头马上就缩回去了。

再说那纺花娘,受到吊死鬼的欺骗和诱惑上吊自杀,但是由于牵挂自己的儿女,并没有走远。纺花娘看到自己死后,婆婆对那个吊死鬼又是送棉衣、又是做汤面,真是干着急没办法。

纺花娘来到阴间才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吊死鬼说的那样好,一个孤魂野鬼别说是穿衣吃饭了,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一阵阴风吹过,纺花娘不禁浑身都发抖。

正在这个时候,纺花娘感觉背后有人拍了她一下子。纺花娘忙回过头,背后却站着一个青面鬼,再仔细一看,那个青面鬼竟然是自己死去的丈夫。

青面鬼对纺花娘说:“孩他妈,孩他妈,这些年受苦啦!”

纺花娘对青面鬼说:“孩他爸,孩他爸,吊死鬼进咱家。”

青面鬼告诉纺花娘,他听说吊死鬼来到自己家里捣乱的消息后,就赶紧往家里赶,没想到还是来晚了。青面鬼说纺花娘的阳寿还没有到,是受到吊死鬼的欺骗才来到阴间的,就拉着老婆去阎王爷那里告状。

碰到这样的事情,阎王爷也很为难,因为那吊死鬼已经投胎到了阳间,阳间不是自己管辖的地盘呀。阎王爷看着纺花娘跪在大堂之下,哭哭啼啼实在可怜,也是可怜他夫妻那对没有了爹娘的孩子。

“你的肉身已经被吊死鬼占去,你再投胎做人是不行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你投胎做个母鸡,回到你阳间的家去。”阎王爷对纺花娘说。

纺花娘低头一想,只要是能再回到阳间天天守着自己的儿女做母鸡就做母鸡吧,做母鸡还用不着天天纺棉花呢。

为了照顾孩子,纺花娘和丈夫青面鬼相拥依依不舍的哭泣了一阵子,就投胎回到她阳间的家。

纺花娘为了能让她的那双儿女吃上鸡蛋,每天早晨都下两个鸡蛋。然后,纺花娘就“咕咕嘎嘎”的召唤儿女起床。

如果是女儿来拿鸡蛋,纺花娘就冲女儿叫着说:“嘎嘎咕,嘎嘎咕,衣服破了没人补。”

如果是儿子来拿鸡蛋,纺花娘就冲儿子叫着说:“咕咕嘎,咕咕嘎,孩子从小没了妈。”

天长日久,女儿和儿子都能听懂了母鸡说的话。

女儿和儿子就把母鸡说的话告诉了吊死鬼。吊死鬼一听害了怕,吊死鬼知道那是纺花娘回来找自己算帐来了。

吊死鬼有心把那只母鸡给杀死,可是又怕被婆婆怪罪。

这天,吊死鬼故意把花车弄坏,让花车发出来“唧唧”的声音。婆婆听到花车的声音不对,就忙跑过来看。

吊死鬼就对婆婆说:“唧唧唧,唧唧唧,勤劳的媳妇想吃鸡。”

婆婆听到吊死鬼的话可给气坏了。这个媳妇真是不知道好歹,自从穿上了大棉袄,喝上了热汤面,纺出来的花是一天不如一天,现在又变着法子的要吃鸡肉。

看来那句老话说的真是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想到这里,婆婆从门后面抄起来扫把就冲着吊死鬼的头上打过去。

那吊死鬼的脖子本来就细,婆婆这一扫把过去,就把吊死鬼的脖子给打歪了。

吊死鬼没有害成纺花娘,却被婆婆打歪了脖子,越想越生气。

夜里,吊死鬼从柴房拿来砍柴刀,悄悄的走近鸡窝。

纺花娘听到了鸡窝外面有动静,想动,却又动弹不得。因为所有的鸡都是夜盲症,到了晚上就啥也看不见了。

纺花娘正想叫,却被吊死鬼抓住了嘴。

吊死鬼对着纺花娘说:“让你不在阴间好好待着,跑到这里给我捣乱,现在我就把你再送回到阴间去。”

吊死鬼挥刀就砍,可是她的手却被人从后面牢牢的抓住。吊死鬼一回头,看见了怒容满面的青面鬼。

青面鬼说:“吊死鬼,吊死鬼,来世没有胳膊腿。”

说完,青面鬼就抢过来柴刀,一下子砍掉了吊死鬼的脑袋。

青面鬼连夜赶到地府,向阎王爷自首,说自己杀死了吊死鬼。阎王爷说,那吊死鬼也是罪有应得。还说那吊死鬼不配再做人了,连做猪狗都不配。

牛头马面受阎王爷之命,赶到出事地点,把纺花娘肉身上的脑袋接好,让纺花娘重新回到她自己的身体上去。

接下来,牛头马面还把那个吊死鬼变成了村东头一棵张牙舞爪的歪脖子老槐树,这次吊死鬼还真的就没有了人的胳膊腿,连脑袋都没有了。

早晨,婆婆醒来发现媳妇躺在鸡窝跟前,再一摸身子冰凉冰凉的,那只母鸡也死了。

婆婆吓坏了,赶快找来了神婆。

神婆走到纺花娘跟前,蹲下身子说:“纺花娘,纺花娘,回家吃鸡住新房。”

纺花娘就睁开了眼睛。

婆婆就想,儿媳妇如果真的死了,自己带着两个孩子还真是没法子过,从此就对纺花娘好起来。

那一天,纺花娘一家子高高兴兴的吃了一顿鸡肉。当然,一起吃鸡肉的还有村里的神婆。

因为纺花娘勤劳能干,纺出一手的好棉花,村里的人都争着把花送到她那里纺。到了年底,纺花娘家里还真的盖起了大瓦房。

再说那个吊死鬼,虽然是变成歪脖子老槐树不能主动出来害人了,但还总是想法子勾引村里一时想不开的人去上吊。

第二年,村里就有两个和家里闹矛盾,一时想不开的小媳妇在那棵歪脖子老槐树上吊死了。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