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象背后:电子竞技联赛之困

时评新闻 阅读(1004)

保证我们晚餐的不是面包师、屠夫和酒店老板的热情,而是他们对自身利益的考虑。 面对他们,我们提出的需求不是为了迎合他们的善良,而是迎合他们的私利,他们迎合的不是我们的需求,而是他们自己的利益。 -亚当史密斯《国富论》

1

1998年,继 《魔兽争霸2》 取得成功后,十年磨一剑的暴雪发行了旗下又一RTS大作 《星际争霸》 ,却不想在大洋彼岸的韩国由此诞生了一个全新产业 -- 电子竞技。得益于自身的不俗品质及时代因素(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 《星际争霸》 在韩国迅速走红,并迅速成上升为为“国技”,依托星际联赛成为了韩国民众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2003年时任汉城(今首尔)市长的李明博甚至与WCG新科冠军ogogo进行了一场表演赛,韩国电竞的成功也得到了美国媒体的关注,国家地理频道推出了专题片讲述WCG及韩国职业选手背后的故事。与 《星际争霸》 的一系列的辉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制作公司暴雪虽然赚够了“吆喝”,却并未从如火如荼的职业联赛中获得实质利润,于是暴雪尝试与把持韩国电竞业的KeSPA磋商,希望分一杯羹,但惨遭拒绝。暴雪转而诉诸法律,怎奈KeSPA背后有韩国政府支持,暴雪无果而终。在冀图绕开KeSPA与韩国两大电视台OGN及MBC合作未果后,暴雪找到了中意的韩国合作方GomTV,开始支持其旗下的GSL联赛与其他两大职业联赛MSL与OSL竞争,不想KeSPA控制众多职业战队、选手抵制该项联赛,干掉了GSL。最后,双方彻底翻脸,利用各自的比赛与传媒封杀对手。 暴雪在新发布的《星际争霸2》中取消了局域网模式,以防止此类纠纷再次发生,但却发现《星际争霸2》被列在韩国的18条禁令名单上。 暴雪接到这个消息后,立即修改了游戏,甚至对游戏的宣传封面做了重大修改。羞辱背后的唯一目的是进入韩国。

《星际争霸Ⅱ》在2010年4月的一次采访中,暴雪CEO马克莫汉(Mack mohan)直言不讳地表示,“我们的知识产权理所当然应该受到尊重,但是在与凯帕谈了3年之后,他们仍然无法意识到这一点。” 《星际争霸2》将很快发布,我们计划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2010年5月,暴雪宣布已与直播平台GomTV签署协议,独家授权GomTv 《星际争霸》 《魔兽争霸3》 《魔兽世界》 《星际争霸2》的竞赛组织权和转播权 5月31日,凯斯帕以12家俱乐部的名义提出了轰动一时的“三个问题暴雪”(Three Questions Blizzard)。 1:作为一名游戏开发商,过度干预俱乐部、电视台和协会的运作,过分强调所有权是否合法?2.作为最大的受益者,他在比赛开始时保持沉默。现在突然提出知识产权的真正意图是什么?3:如果协会和俱乐部代表一起参加谈判,是否有举行谈判的意向?凯斯帕的意图非常明确,拖延时间,争取时间和机会与GomTV谈判。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尽管不耐烦的MSL、OSL、SPL和其他传统比赛被迫开始并顺利进行,弥漫在韩国“明星”联盟的乌云却越来越浓。 9月,在无法在电视上直播、两家主要电视台被封锁以及缺乏前职业选手支持的巨大压力下,戈马电视台的GSL重新露面。与过去不同,这场战斗的主要特征发生了变化《星际争霸2》

暴雪的强硬态度令韩国电力竞争行业头疼不已。